《聽,有條河流在唱歌》失去也是一種存在。

時間像一條沒有岸的河,等待是首從零走向零的詩,既是流浪也是歸屬。

我們內心都有一個不想告別的人,明明知道這輩子他可能不會再出現了,但還是說服自己一直一直等下去。

206 份問卷
150 份問卷

問卷募集中
137.33% 完成
  • 提案上架
  • 達成問卷募集
  • 提案審核中
  • 確定集資(籌備中)
故事以河流為背景,
原本充滿快樂記憶的河流,在對方離開之後也變了一個樣。
黑暗和孤獨,如漲潮般漫了出來,淹沒了女孩。

 

「你在哪裡?
是否已經成為你想要的樣子?」

女孩多年來被困在時間的河裡,
曾經放棄但還是選擇等待,想給予祝福但還是忍不住埋怨,
各種情緒像河底淤泥般,不斷堆積又不斷沖刷。

最後發現河流一直都沒有變啊,他唱的始終是同一首歌,
那聲音不悲不喜,是接受一切發生,也允許各種情緒的溫柔旋律,
才理解,一直放不下的思念,其實是對方另一種持續存在的方式。

你在,也不在。

 

 

這是繪本,也是本圖文詩

將不停流動的時間比擬為河流,隨著女孩在河邊的故事,
將思念一個人的情緒,化為具體畫面,希望能藉此讓讀者走進自己內心的角落。

關於離別、等待、孤獨的作品,我們讀過太多了。
但到底,每個人的孤獨都是不一樣的,
當你打開這本書時就已經不再是我的故事了,我們將會各自走向一段孤獨的旅程,
在旅程中不斷不斷回望自己,然後再雲淡風輕的看待離別。

 

 

創作背景|

小六升國一的暑假,高中聯考放榜後,確定沒有任何一間學校可念的姊姊,說她要出門找朋友卻再也沒有回來。我的床上躺著一件折疊得整整齊齊的粉紅色毛衣和幾本漫畫。

前一天,姊姊還因為沒有學校可念躲在棉被裡哭了一整晚,雖然這早已是預料中的事,但棉被裡持續了一整晚的嗚咽聲,當時年紀小的我還是不能理解,為什麼那個逃學鬧事,整天把「無聊」「我不在乎」掛在嘴邊的人,會因為沒有學校可念而難過。

她帶走了幾件衣服,並留下老早以前答應要送給我的毛衣和她最愛的漫畫,這似乎是早有預謀的不告而別。原本,我們以為她只是像平常那樣和她的狐群狗黨們在鎮上某處遊蕩,晚點就會回來,一直到第二天、第三天,她沒有回家…

多年過去,我的夢裡經常出現一個女孩,有時盛裝打扮像要趕赴一場豪華的盛宴;有時只是失魂落魄的站在水邊好似即將被巨大無比的黑暗吸入。

三年前,生活常陷入無由來的煩躁不安,越想證明自己是個積極正向的人就越覺得寂寞枯索。唯有拿起畫筆獨自朝黑暗裡奔跑,才能讓自己平靜下來。於是恍然大悟,我必須將這故事畫出來,坦承自己的失落和掙扎,將自己從載浮在沉的河裡拯救出來。
最後明白,散去的青春之光,終會化為繁星點點,在遠方集中慢慢對焦,讓你重新看清楚這一切。

 

關於我|蔡秀佳

在創作中不斷被召喚出來的童年回憶,記憶溫和而無恨意,似乎那等在河邊的小女孩不是我,而是另外一個人。

這本書,先有圖再有文,斷斷續續花了三年的時間,在打破作品形式的僵硬上費了一番力氣,常常以為就這樣了,但一提起筆就發現自己有描述不完的事。幾次打掉重練之後,發現自己好像又可以換一種方式去闡釋一個故事,這種感覺真好。

問卷募集中

集資提案調查問卷

206 填寫

登入後填問卷
登入後填問卷

目前無進度分享

目前尚無人贊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