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純透明的生活,是什麼樣子?

一個從台灣出發的美術老師,和三百多位藏族孤兒學校學生的生活日記。
一支手機、一盒蠟筆和一台用了六年的小筆電,找回了自己遺失的純粹。

159 份問卷
150 份問卷

問卷募集中
106% 完成
  • 提案上架
  • 達成問卷募集
  • 提案審核中
  • 確定集資(籌備中)

作品介紹

單純透明的生活,是什麼樣子?

是一杯水,一句話。

純粹不是一種美感的誇飾修辭,

喜歡你,是最單純的美好。

在附近的小山坡上摘花編織、跳舞。

周末,我們一起在附近的小山坡上摘花編織、跳舞。

 

一個從台灣出發的美術老師,和三百多位藏族孤兒學校學生的生活日記。

一支手機、一盒蠟筆和一台用了六年的小筆電,找回了自己遺失的純粹。

初見面,這輩子充滿愛意的花都在今天收完了

 

理念與目標

人生好難,生活好悲傷。

你沒有惡意,卻被充滿猜忌。

你想要好好地行走,

卻因為現實不得不匍匐前進,

批滿荊棘、灰頭土臉。

那個單純美好的你,

不應該因為他人的惡意而消散。

 

我想要告訴大家這些小故事,

這些五六歲、七八歲孤獨的小靈魂是多麼令人驚嘆,

是如何一次次救贖成為大人卻喪失對人性的信任的我。

哪裡都是遊樂場

 

創作過程

在人生的路途上總是被否定。

就讀美術班時被水彩老師嘲諷我的畫作是野獸派、丟在地上並撕成兩張,人生對於繪畫僅剩恐懼。

青少年時期想要跟風潮流學習街舞,最好朋友對我說「身高瘦長的你怎麼可能跳得好看」。自此之後的十五年,我下意識的從未擺動過我任何四肢。

工作第一年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各種初來乍到的建議,努力堆出笑臉被男上司輕視著說「我最討厭你這種即使被罵,還努力笑的人了」,爾後順手捏了我的腰說「這個年紀的你不應該這麼胖的」。

工作的時候以為努力就會獲得公司肯定,但原來那個關懷是性騷擾、而自掏腰包代墊公司款項是愚蠢不是體貼。

研究生時期為了兒童教學,毅然跨領域投入教育與平面,戰戰兢兢的囫圇吞棗的資蒐、跌跌撞撞的執行。畢業期限的倒數一週師長忽然斬釘截鐵對我說不行,理所當然且充滿鄙視的大聲斥喝著我是天資聰穎、自以為是,「我以為你可以,所以這兩年才放手讓你去做,完全不干預你,最後我發現你原來完全不行!」、「別人60分就可以通過,但你一定要90分我才要讓你通過!」、「你這輩子會讓你自己毀了!」。

 

我不是不努力,

我極力的讓自己看起來優雅毫不費力。

 

忽然,

我發現我不會寫字、不會畫圖甚至不會說話、任何我以為我會的事情。

 

所以我逃離了最熟悉的台灣,切斷了網路,封鎖了幾乎所有朋友的聯繫。

「如果死了就算了,那是我的命。」出發前我在餐桌前大喊,

我爸幾乎氣瘋了威脅要斷絕父女關係也阻攔不了我。

 

2017年的六月,

我來到了海拔3600公尺的青海省藏族自治區,一間孤兒學校,

和他們一起笑、一起哭,一起擁抱太陽和缺氧生活,充滿了愛。

放學後,一起爬上後山的山坡,間隔抓好,各自朗讀。在夕陽落下前依序下山。

 

沒有拿過畫筆的他們,畫出了未來並耿直說出了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。

沒有爸爸或媽媽的他們,在學校裡互相照顧互相安慰互相珍惜。

用畫筆和圖像,我們互相療癒、互相感謝的日常。

 

重新的,在短暫的兩個月,

我從生活中正視了自己,

並重新愛自己並學會如何表達愛。

 

雖然隔了有點久,

回到台灣一直沒有勇氣和自信能寫出來,

但藉由這個機會,想和大家說,

 

我以為我不會寫字、不會畫圖,什麼事情都做不好。

事實上,不是這樣的。

 

你會的事情,不是他人來評斷的。

你相信你會,你就會。

 

幸福,是自己決定的,你說是就是;

而個人的價值,是自己給的。

 

拍的照片不是很美,

寫的文字不是很通順,

但把「愛」說出來,

就像一個神奇的咒語,

讓每一個人通往幸福的道路。

 

在這裡,我愛你、喜歡你是早安、午安和晚安。

任何時候,我們都對彼此說。

 

希望你也能找到自己心中最柔軟單純的地方,然後再也不要丟失。

「我要穿最美的裙子帶你來我家玩」她邊跑邊跳,笑著轉頭對我說。

問卷募集中

集資提案調查問卷

159 填寫

登入後填問卷
登入後填問卷

目前無進度分享

目前尚無人贊助